<code id="c6imk"></code>
<center id="c6imk"><div id="c6imk"></div></center>
<optgroup id="c6imk"><div id="c6imk"></div></optgroup>
<optgroup id="c6imk"><small id="c6imk"></small></optgroup>
<center id="c6imk"></center><center id="c6imk"><div id="c6imk"></div></center><center id="c6imk"></center><optgroup id="c6imk"><div id="c6imk"></div></optgroup>
<center id="c6imk"><div id="c6imk"></div></center>
<optgroup id="c6imk"><div id="c6imk"></div></optgroup><samp id="c6imk"><small id="c6imk"></small></samp><optgroup id="c6imk"></optgroup>

高原雄鹰 逐梦未来
——“贵州电建”改革创新发展纪实(写在建国70周年之际)

发布日期:2019-09-16 信息来源:党委工作部 作者:刘忠进 李 进 字号:[ ]

一、隐形冠军梦

“贵州电建”即原贵州电力建设第一、二公司,现为中国电建集团贵州工程有限公司的统称(简称贵州电建——贵州工程公司)。1958年,随着国家第二个五年计划的实施,贵州的工业建设,以电力为先行,开始迎接更大规模的社会主义建设高潮。电力工业部西安基本建设局第三十七基本建设工程处,一支六百多名的职工队伍从西安、云南、四川宜宾、重庆打起背包,扛起行李来到贵州,他们被分为火电一处、二处、三处3个工程处和电力机械修配厂,分别负责贵阳市、遵义专区、黔东南自治州凯里、黔南自治州都匀、清镇县等地火电厂的安装及全省电力机械的修配与制造任务。从那时起,贵州省就有了一支专业化的电建施工队伍。

60、70年代,贵州电建历经文化大革命的干扰,艰苦的环境,一路筚路蓝缕谋生存,依然成功建设了贵阳发电厂和贵州清镇发电厂,为贵阳城市工业发展和居民用电作出了积极贡献。10年动乱结束,改革春潮在中华大地涌动,贵州电建向省外“找米下锅”,锤炼队伍谋发展,被省外同行赋予“高原雄鹰”的美誉。90年代到世纪之交,贵州电建积极响应国家电力体制改革,逐步从计划经济的襁褓中,步履蹒跚走向成熟。“西电东送”,贵州电建迎来电力建设的高峰,成为一支可与全国同行同台竞技的电建铁军,为贵州电源点的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

伴随着共和国的成长,贵州电建在举步维艰中谋求生存,同时在改革开放中备受福荫,传统体制下抓机遇迎挑战一路风雨兼程。2015年,又一轮新的国企改革,挽救贵州电建于危难,从经营危局的困境中再次以昂扬的姿态紧跟新时代的步伐。“绿色能源点亮生活”,贵州电建从沉疴积弊中挣脱,通过重组整合,短短3年时间跻身成为全国新能源电力建设的领跑者,“一体化”绿地服务能力享誉行业内外。

祖国70周年华诞,贵州电建感恩于国家的改革开放,切实贯彻党的十八大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在国家“一带一路”的倡导下,以国企的担当不辱使命,亮剑海外市场,致力于做EPC项目国际知名工程公司和全球隐形冠军企业,“高原雄鹰”的品牌在改革浪潮中不断创新勇立潮头。

二、激情在燃烧

国企改革的历程,就是一部奋斗史。不同的历史时期,贵州电建以不同的精神风采,始终扮演着主力军的角色,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里,不断升华铁军精神,唱响了时代的主旋律。

80年代初期,国内经济社会发展缓慢,电力建设和工业经济犹如蜗牛前行。尽管如此,贵州电建人仍然以吃苦耐劳、战天斗地的创业激情奋战在贵阳、清镇、都匀,让这片曾经被称为“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 的贵州高原,源源不断的电力,使得乌蒙深处逐渐照亮了点点灯光。

电建人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中,睡窝棚、吃瓜条、喝瓜汤,靠肩扛、用手抬,自制简易吊车加快施工进度,贵州第一座成规模的火力发电厂贵阳电厂在贵州电建人的手中诞生。

80年代的贵州电建施工企业,在工程建设中提出:“改变经营作风,坚持质量第一,信誉第一”的口号。1986年,由贵州电建二公司承建的清电三期工程(2×20万千瓦机组)竣工,打破了贵州六年没有大中型发电机组投产的沉寂,将贵州火电装机总量提升至100万千瓦以上,实现了贵州省电力局“贵州的火电建设要打翻身账”的目标。时任贵州省委书记的胡锦涛同志多次亲临现场视察,极大地鼓舞了电建职工的创业热情,企业涌现出大批“建设功臣”,清镇电厂工程项目荣获“全国优秀焊接工程”的荣誉。

在此期间,贵州电建人的脚步还迈向了省外。1984年、1986年会战浙江台州电厂、福建漳平电厂,被浙江电力建设的同行称为:“贵州高原上飞来的鹰”。   

跨入90年代,伴随国家电力体制改革的步伐,电力发展突飞猛进。贵州电建以“改革创新,奋力拼搏,质量取胜”继续激励广大职工。1986年,电建一公司承建海口电厂并于1989年1月竣工移交。随后转战广州,两年不到的时间完成广州石化热电工程施工。至此,贵州电建一公司又一次摆脱困境,走出低谷。这是一公司在“立足贵州、面向省外、广开财源、锻炼队伍”的倡导下迎来企业生存发展的又一个小高潮。

截止到90年代末期,贵州的这两家电建施工企业相继建成了贵州的毕节电厂、凯里电厂、盘县电厂、金沙电厂、习水电厂、都匀电厂、安电一期、盘县电厂以及云南陆良电厂。贵州火电装机容量猛增到400余万千瓦,多个工程被各方赞誉为“精品工程”,安电二期工程荣获鲁班奖。2000年的黔电送粤是国家实施西电东送的必然之举,内陆待开发的贵州,经济发展步入快车道。同时也成就了贵州电建这只高原雄鹰的黄金时代。一路的铿锵步履,两家电建施工企业以诚信为根本,不断的追求卓越,一起发力燃烧激情,仅仅用了短短的六年时间,成功建成纳雍、盘南、野马寨、鸭溪、大方和发耳等高参数、大容量的火力发电厂工程。其中,纳雍一厂荣获了詹天佑土木工程大奖。

三、竞争的味道

激情中充满着紧迫,因为有了竞争。电建铁军大舞台,山东电建二、三公司来了,山西火电工程公司,浙江火电工程公司来了,河南火电工程公司也来了。同行间的切磋与交流,铁军工艺技术施工水平在锤炼中更加娴熟精湛,施工组织管理水平在提升,施工速度一流,现场的安全文明施工同样是一流。贵州电建以“纳全国电建之优秀,树贵州电建之品牌”向外界宣示形象同时发出“用我们的努力实现业主的目标”的誓言。自信之中,在被削平了的大山岩石上看到“电力托起纳雍”的标语,在宿舍区的堡坎上赫然醒目的“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警示……贵州电建人同脉搏、同心跳激情在燃烧,同时也警醒,现场也是战场,贵州电建“与狼共舞”体味到了竞争的味道。

但是,我们的步伐还是太慢。2010年,随着“西电东送”、“黔电送粤”的逐渐谢幕,贵州电网总装机突破3000万千瓦,在这场火电建设的盛宴中,贵州电建承建火电装机规模虽然突破2000万千瓦,电建一、二公司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还是比全国优秀同类企业发展步伐整整晚了十年。

2010年到2015年期间,随着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电力消费增速明显回落,产业结构的调整,传统火电业务受经济减速转型,甚至出现断崖式下滑,电源点工程项目的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甚至还出现了“煮豆燃豆萁”的尴尬竞争。过去,那种一家企业承揽整个工程的指派性承揽一去不复返。西电东送期间,已然出现同一火电工程中与全国电建铁军的先进企业同台竞技场面。尽管我们在贵州塘寨电厂、桐梓电厂、福泉电厂、织金电厂、普安电厂等多个工地建成的火电机组,168小时整套期间及移交投产后的主要经济技术指标均优于同台竞技的省外同行,但是低价中标在持续、恶性竞争两败俱伤,还有业主单位的合同外压价……这就是竞争、就是未来更为严峻的市场形势,是电力行业辅业单位的痛点。

四、“扶上马送一程”

2008年1月,寒风凛冽,雨雪肆虐,贵州电网遭受冰雪天灾。贵州电建作为中国南方电网的一份子,义不容辞主动请缨抗冰保电。抢险队员们站在深深的雪地和冰凌丛中,眺望近在咫尺一座座扭曲的铁塔,目之所及那一根根被雪压得低垂、迫停运的银线……贵州电建一、二公司,在贵州电网公司的统筹指挥下,在1个多月的时间里奔驰在抢险路上。其中有一支小分队,艰难地深入到贵阳小关山头的气象观测点,那里有一座220KV的变电站,它是为城区供电发挥关键作用的一个重要支撑……贵阳城区岌岌可危,大面积停电的警报在抢险队员们的耳际骤响……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同志亲自来到贵州抗冰抢险现场为铁军鼓劲,总理温暖的话语,感动了现场的每一个人。

2011年1月,又一场冰灾再次降临还没有完全修复的贵州电网。贵州电建人一如既往——电网修复、灾后重建,村村通、户户通,保障了涉及全省50个县市区和贫困山区的居民用电。这一次的抗冰保电路上,身为抢修队员的王军同志走了,他是乘车前往抢险一线的途中不幸罹难的,他的笑容永远定格在这一年的风雪路上。

冰灾过后,那激越澎湃的抗冰保电场景依然清晰。是年9月29日,作为电网主辅分离改革重组主角的贵州电建一、二公司正式划归中国电建集团。作为置换条件之一,从这一年开始,贵州电网公司“扶上马送一程”,与两家施工单位签署了相当份额的“电网修复重建”施工合同。

五、大潮的汹涌

“扶上马送一程”的项目当然长期养不活5000多名的电建职工和家属,何况这不是市场意义的竞争得来的,贵州电建人需要思考。汹涌的市场大潮不断拍打着传统的大脑。更何况,项目履约中的短板,制度管理中的粗放,导致整改告知纷至沓来,最终遭到贵州电网公司对两家施工企业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不能再参与后续项目投标的封杀。

电建铁军是否真的彻底看不到希望?缺乏核心竞争力,管理水平又落后于全国先进企业,竞争优势尽失、企业犹被五花大绑,长达50余年传统技术优势的积累,难道就是在这短短5年时间坐以待毙?铁军的意志行将消耗殆尽?作为长期从事火电厂业务建设和变电站、输变电线路建设的两家电力施工企业,一面感受经济社会在蓬勃发展,一面又再度陷入发展维艰的深谷。2015年,贵州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被国资委定位为特困企业。

又一轮国家的电力体制改革,将大手伸向躺倒在市场竞争沙滩上的贵州电建。2015年11月27日,贵州电建一、二公司重组整合为中国电建集团贵州工程有限公司。这次将电网主辅分离改革与中央企业布局结构调整相结合,实施电力设计、施工一体化重组,是党中央、国务院根据电力工业发展的新形势,结合电力建设行业的实际情况作出的重要决策。

国企改革的大潮,裹挟着市场的巨浪滚滚而来。 辅业剥离出电网,归属“中国电建”,依然披着电建铁军的戎装,无论谁是上级,都不再是“输血”的机器。市场形势下,只能自己去造血,改革其实就是改变。转型升级,做强做优,国企不能倒!企业的历史遗留问题,还要在发展的进程中去解决。

2016年8月的夏季奥运会如火如荼,向世界传递着积极健康的正能量。中国女游泳运动员傅园慧的“洪荒之力”令全民沸腾。成立刚满半年的中国电建集团贵州工程公司,正在“破天荒”地举“洪荒之力”化解着企业岌岌可危的困境。但是,有一股“洪荒之力”却用错了地方,金元股、中水股,还有兴中元、盛华源,它是改革路上的另类,却都变成了又一波似乎不可逆的舆论大潮向企业涌来。

六、奇迹式增长

重组整合前的困境与挣扎尽人皆知,贵州电建知耻而后勇,在新领导班子带领下,跳出传统思维的束缚和羁绊,在不敢尝试的地方勇于尝试,通过营销模式创新,在浴火中重生,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可能,高原雄鹰再次腾空而起。

2016年上半年刚过,贵州工程公司在市场营销、运营管理、资源配置、价值创造等方面实现了“一加一大于二”的化学反应。尤其是市场营销取得了历史性的突破,新签合同达到103亿元。这一年,总经理郭玮在大小会上,始终对原贵州电建一、二公司的干部职工心存感动。这是久违了的震撼,深陷泥潭的贵州雄鹰犹如满血般复活。

这是贵州电建新一届领导班子,顺应市场、立足实际,细分“五大业务”板块做足顶层设计,以新能源为突破,纷纷迈开步伐在全国各地奔跑出来的结果。2017年~2018年,贵州工程公司分别提出“211”(新签合同200亿元、完成产值100亿元、实现利润1亿元)和“315” (新签合同300亿元、完成产值150亿元、实现利润1.5亿元、职工收入平均提高15%)的年度任务目标。

三年前那些还抱有静观其变心态,被企业变革压力击垮、准备或已经抽身离开公司的那些人的神情,不禁令人唏嘘!当一份份市场订单接连搅扰办公大楼各部门平静的时候,公司21楼新落成的多媒体数字展厅同时也在迎送络绎不绝的上级领导、兄弟同行和各方嘉宾,他们通过触摸屏去查阅、通过全息影像的演示,VR的观摩,想一探究竟贵州工程公司新能源EPC项目“一体化”营销模式的每一个环节。

履约,是国有企业赋予电建铁军的神圣职责。截止到2018年底,贵州工程公司连续取得三年“6.30”光伏攻坚战的胜利, 41个“6.30”光伏发电项目,容量合计1831.4兆瓦,拿到了国家新能源发电上网的优惠电价。奇迹式增长的背后,是贵州电建依托社会资源、金融投融资平台联手打造的新型商业模式;令人艳羡的井喷式的履约背后,是贵州电建60余年传承下来的坚强意志和新的工程公司勇于实践创新的新时代铁军精神。

2019年,国家政策的风向标再次偏向,风电项目建设进入高峰期,贵州工程公司遍及全国各地的近百个在建大中型风电项目将在下半年陆续并网发电。能源政策的调整是顺应国家倡导的绿色发展理念,国企的改革创新既要响应号召做好转型,沿着国家战略擘画的蓝图,更要善于审时度势去自我革命,完善“造血”机能。高原雄鹰目光如电并射向“一带一路”的每一个沿线国家。

七、脱胎换骨

从河南火电工程公司空降到贵州的董事长郭玮曾经在2017年初工作会上说:“不管走多远,我们都是贵州电建人。”贵州省贵阳市是雄鹰起飞的地方,离不开这一方水土和文化的滋养。2016年,郭玮从“王阳明心学”中提炼出贵州工程公司的管理实践心学,用以凝聚人心,约束长期以来抱残守缺的传统电建人的行为。“知行合一,协力争先”是贵阳市的城市精神,“知行合一,价值创造”现在成了贵州电建企业文化的核心价值观。500年前的阳明圣贤在贵州 “龙场悟道”,把“知行合一”哲学思想留驻在贵州,在它的引领下,我们锻造强大内心,逼近良知,坚定了发展方向。贵州工程公司重组整合以来,成立了商务金融中心、EP中心、创新研究院,贵州工程公司大学,用开放的思维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和业务价值链,不断在企业文化和新的经营模式下推陈出新。2018年初,贵州工程公司正式提出:要做全球新能源领域的隐形冠军!

三年多来,贵州工程公司以敏锐视角和前瞻理念,先后与招商新能源、中华电力、隆基股份、华为科技、金风科技、中信保等60余家知名企业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成立国际新能源解决方案平台,诚信合作、资源共享、合作共赢,共同开发全球新能源市场。目标指向全球,但是,隐形冠军之路不好走,贵州电建的海外战略正在培育全球竞争力,冲出贵州抱团出海。

贵州工程公司连续八次组团前往上海、阿联酋、德国、美国亮相世界级的新能源光伏展会和国际能源峰会、论坛,展示品牌表达话语权。俯瞰大江南北的高原雄鹰,从容应对国际上不同国别市场随时带来的风险,背负国内新能源领域成熟的营销模式和整合资源的经验密钥,飞越祖国的万水千山和蔚蓝的海洋,沿着“一带一路”去开启国际市场的大门。

2018年,贵州工程公司迎来了海外业务爆发期,先后签订了柬埔寨300兆瓦光伏、阿根廷金凤355兆瓦风电群、阿根廷卡法亚特100兆瓦光伏、肯尼亚400千伏输电线路、白俄罗斯130兆瓦光伏、乌克兰148兆瓦光伏、科威特机场航站楼电气综合安装项目等二十余个海外EPC总承包项目,合同金额突破100亿元。非洲肯尼亚400千伏输电线路434公里EPC总承包工程履约,贵州电建为非洲人民展示出了新的“中国速度”,肯尼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和能源部长查尔斯·凯特高度赞扬中国电建集团贵州工程公司强大的履约能力。源于此,2019年6月底,在中国举办的“中非经贸博览会”上,贵州工程公司代表中国电建品牌,签订肯尼亚熟料厂、乌干达国际专科医院EPC总承包工程项目。“贵州制造”搭乘高原雄鹰的双翅漂洋过海,引起了贵州省政府和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并引起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社,地方媒体以及国外主流媒体的高度关注。

截止2018年12月,贵州工程公司全球签约合同达400多个,合同装机总量约12000兆瓦,合同存量超过400亿元,建成、服务光伏电站达100多个,建设质量、速度和规模位居全国工程类企业第一。截止到2019年6月,贵州电建荣获了全国多项光伏大奖,得到中国电建集团的高度认可,被中国电力报以《贵州工程公司以新能源建设为引领的“脱胎换骨”》为题刊文报道。

2019年初,贵州工程公司主动请缨并被批准正式进入国务院国资委“双百行动”名单。作为中国电建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六家试点企业之一,再次在改革创新中迈出重大步伐。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新宝2线路检测官网_新宝2登录线路检测中心